全球创业者的加速器平台

“空中课堂”扎根难在哪里?机遇背后的挑战已明晰丨 HCH 洞察

2021-04-13

在线教育迅猛发展,市场需求井喷,众多新企蜂拥入场,市场竞争越发激烈,机遇与挑战并存。

早在21世纪初、互联网起步阶段,“远程教育”这一概念就已经被提出,但早期受限于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普及度、网络普及度等基础设施条件、网络传输等技术水平及用户接受度,市场发展较缓慢。随着技术条件改善和用户教育深入,在线教育的接受度明显提升,据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超3000亿元,2020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超4500亿且用户使用率加速攀升

图片1

在线教育过去10年的快速发展,本质上是由于互联网技术使需求端对空间效率和时间效率的要求得到了更好的满足。

客户流量的雨露甘霖为在线教育机构带来巨大利好,但同时也“逼迫”各线上机构开放免费资源,短时间内上线更多的产品和服务,力争抓住历史机遇。

竞争烈度的爆发式上升,大量免费课程的制作及授课成本的快速上升,给所有在线教育机构带来巨大压力,企业也面临着招生、模式、内容等纬度的多重挑战。

从需求端看:

1、线上授课难模仿教室环境,师生缺少面对面互动,导致教师难对学生进行课堂监督、及时收集课堂反馈,学生也更易走神;

2、多数纯线上教育机构成立时间较短,相比已深耕教育十数年的线下机构,在教研师资积累方面略显不足,进一步影响教学效果;

3、低龄学段学生在进行线上学习时需使用电子设备,部分家长担心对孩子视力造成影响或因监督不足导致孩子使用电子设备娱乐。

从供给端看:

1、在线教育付费用户转化链条较长,因线上流量获取成本上升、付费转化模式效率有限及品牌口碑积累不足,纯线上机构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线上1v1辅导头部机构付费用户获客成本>3000元/人 vs 线下辅导头部机构1v1业务付费用户获客成本<1000元/人);

2、除获客成本高外,不同线上教育产品还存在各自的盈利难点;1v1及小班直播课模式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互动效果,让学生获得更具针对性的教学,但是师资成本及运营成本较高;而边际成本更低的大班直播课、录播课及各类相对标准化的工具App,教学效果依赖用户自制力,难以为用户提供教学效果保障,导致用户付费意愿一般。

考虑到线上教育特点,其更加适用于自制力强、学习目标明确、空闲时间有限及视力已成型的人群(如成年人及自制力较优的中学生群体)。对于多数K12客群而言,在线教育可为线下教育的补充,帮助无法在线下获得优秀师资的学生进行补差和培优拔尖。中长期看,包含产品服务质量、平台稳定性、师资资源等在内的客户体验仍将是在线教育机构在竞争中胜出的关键所在

综上所述,目前网络远程教育主要有三大问题

一是卡顿、掉线,技术上缺乏支持。由于承担着前所未有的峰值,许多在线课程平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卡顿的现象。二是效果不如线下教学,大部分教师没有网络教学经验。三是家庭负担重,学习管理和监督“转嫁”至父母。

ÉãͼÍø_500776908_banner_ÔÚÏß½ÌÓý£¨ÆóÒµÉÌÓã© (2)

但这些并不是网络(远程)教育本身的问题,从技术支持、质量保证、管理监督来看,随着5G网络的发展、国家教育资源平台的逐步建设,这些问题很快就可以得到解决。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看待新的技术革命与教育变革的关系,如何有效地利用好新技术改造传统教育,以更好地应对未来发生的变化。

在教育领域,曾经有一个著名的“乔布斯之问”:为什么在教育领域信息技术的投入很大,却没有产生像在生产和流通领域那样的效果?世界上所有的政府加起来对教育信息化的投入,是所有行业中无人能匹敌的,但是为什么没有生产和流通那样的效率?投入和产出为什么如此不成比例?美国联邦前教育部长邓肯曾提出过一个观点:教育没有发生结构性的改变。他指出: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一般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是工具和技术的变革(如PPT运用,计算机辅助教学)、第二教学模式的改变(如慕课)、第三是学校形态的改变(教育结构的变革)。我们恰恰在学校形态与教育结构上停滞了、中止了。

所以,基于互联网+的教育,最主要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必须颠覆传统的教育结构与模式,对学校形态进行新的设计互联网改变教育,是一个正在发生的事实,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必然会像互联网改变商业和金融一样改变教育,基于互联网的混合学习必然会成为未来教育的基本模式,在线教育领域的创客若能够通过深度思考和专业指导克服挑战,抓住时代的机遇,将成就一颗又一颗的创企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