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关注微信 | 海创汇APP 中文 | EN | RU
首页 全部动态 详情

柳青:创业维艰 女性创业更难

2015-10-06

  (本文为柳青5月20日在“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

  谢谢主持人,而且谢谢这么精彩的视频,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而且觉得很激动,再次让我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非常感谢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在对提倡女性创业这件事情上做了很多工作。

  创业维艰,这本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女性创业更难,确实需要有能力的人、有号召力的人把我们大家组织在一起,今天一起来分享一下、吐槽一下,互相勉励一下女性创业里面到底有哪些事情。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加入滴滴差不多有一年时间,滴滴和快的合并了,滴滴和快的陆续推出了很多业务,我们原来叫打车软件,现在不光是打出租车,我们还在打专车,马上要打公交车,我们还要做公共交通,我们现在也在打直升机,所以很多人说你们已经是从单元业务完全变成了一个多元业务了。

  同时,很多投资人给我们的估值说100亿美金以上了,我的朋友跑来问我,你们是不是可以收关了坐等IPO?是这样吗?不是。今天我的心情,我们整个团队的心情,可能是危机感最强烈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少是自己做企业的,如果自己做企业的人一定会特别有感受,像我们现在感觉和我们要做的事情来比,我们太渺小了,我们的危机感我们本来是轻量级拳击手,一下子变成了重量级的拳击手,感受就是速度与激情,所以我很感谢大会派给我的题目,很老实地准备了PPT.

  第一个感受是:找到信念,放下自我

  这是我做滴滴快的的第一个感觉,当时滴滴和快的还没有合并,去年的时候,第一个月是非常煎熬的,这个煎熬主要来自于心理压力很大。为什么压力很大呢?

  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很多我的朋友,其实都是很关心我的人,很替我担忧,因为滴滴和快的两家烧钱,全中国互联网史上创了奇迹,某一家烧了3000万美金一天,而且基本上是照这个速度烧下去,政策上各种不确定,这个就不细说了。还有整个团队,也才是一个两年半到三年的团队,这是挑战的地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挑战,就是我是一个12年在高盛,我不知道我高盛的同事来了没有,是12年在高盛工作的,毕业以后就到了高盛,一路做起来顺风顺水,组织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组织,在这个环境里面成长起来,没有去打拼过,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我做的也是传统企业,对养牛比O2O更懂。

  所以我自己也有很大的压力,我更大的压力是我加入公司一个月以后,发现这个味道有点不对。因为去年这个时候,现在有流行一个词叫“女神”,只要是某个企业的女高管都被统称为女神,当然彭蕾是实至名归的女神,我刚刚去的时候被称为女神,我非常忐忑。尤其是当我排队上洗手间的时候,突然间有很年轻的女孩子过来跟我握手,说女神姐姐,我能够跟你照张相吗?因为我们公司的平均年龄是26岁,很多女孩子是92年、93年的。还有我跟程维吃完饭在北京一个叫“上帝”的地方,到了五层,突然门口黑压压一群人,因为我们是做服务行业的,我们自己觉得自己除了做互联网还是做服务行业的,除了服务乘客还服务司机,服务司机不好的话会有很多人来找我们。所以程维说你先避一避,我去挡一下,然后回来了,说虚惊一场,他们是来找你合影的。

  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呢?我当时是非常纠结的心情,因为当一个人被定位为“女神”的时候,但是当你又要去做事情和业务的时候,这是很矛盾的,我给自己的心里压力也会比较大。这一个月的时间找不到创业的感觉,我很迫切地需要找到创业的感觉。后来怎么样呢?我后来被我的团队感染了、启发了,我们团队核心的同学们从哪里来?阿里的B2B团队,阿里的最核心的中共铁军,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是阿里的同事?说起阿里的中共铁军,大家是非常有感染力的,以骁勇著称,以无所谓著称,以忘我著称,在他们看来舍我其谁,什么都可以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跟这个团队有深入的接触以后有很多的启发。

  举一个例子,在我们公司里面每个月有3天叫“在路上”,这个“在路上”是所有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在一起的管理聚会,这个管理例会大概有六七十个人是在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每个月都要有一次,每月都要有三天都不在,要在郊区住在外面。“在路上”是每个部门负责人要来报告业务,每个人报告完了以后,最后大家匿名投票,谁讲得好,谁的业务做得好,谁做得不好怎么样。所有的一级负责人要在现场接受大家的批判,你只能接受,你还不能够回嘴,你只能听。这个时候有一个女孩子,当时我第一次参加的时候,她拿了一个“烂橘子”,就是最差了,表情完全平静走下去了。然后第二个月,她又拿了个“烂橘子”,表情又完全平静走下去了。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是她,我可能会泪崩,当时在这种场合60几个人来评价你做得好还是不好,但这就是我们的文化,叫坦诚沟通说真话,简单直接。她就下去了,直到第三次她拿了一个金橘子,现场泪崩了,说她怎么不容易等等。

  这给我什么很大的启示呢?其实人很多时候不用特别在意自己一城一池的得失,或者别人怎么看自己,你越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你越不是自己,你越表现不出来自己真正有水平的自己。比如今天,这种场合,如果我没有在我们金橘子烂橘子锻炼下也会紧张的,我们公司的人都经历过这种场合了,讲好讲坏爱谁谁,我们今天就是做自己,我觉得这是我在参与创业企业以后学到的第一课,对我来讲还是受益匪浅的。

  还有我们中共铁军还有个什么特点呢?就是很忘我,我们当初在去年的8月19号,我当时加入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左右,出了我们的专车,这个专车是很辛苦的事情,每次要攻一个城,攻城前要把运力估计好,当时完全没有想到需求量如此之大,供应完全不足,用户不足用户体验不好,用户体验对我们来讲是命。当时情况非常危急,眼看上线一个月完不成了,然后迅速做了一个决策,从出租车事业部调主业部队来帮助专车事业部。出租车事业部的主力部队已经是帮助滴滴,我当时还是在滴滴的时候,帮助滴滴打下江山的。这个部队的都是元老级,每个人都像带了一个部队一样,当天晚上让他们卸下兵权,杭州的到沈阳去,广州的到重庆去,连夜去,没有二话,相当于你原来有的部队,原来有的人全没有了,重新自己要去开疆拓土,这对任何人的要求都是很高的,要求你确实是了解整个企业的大局,你是以企业的大局为重的,这种精神我觉得确实要给阿里的团队点个赞,我当时非常佩服,居然有这样的人,完全不顾自己的利益是怎么样的,所以当时还是非常感染我。

  在后来我们自己在看业务的时候,我们也意识到了,我们一直在反思,我们到底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怎么样能够把它做好。其实今天我们做的就是一件解决中国人出行难的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大家衣食住都非常好,但是出行其实是非常难的事情。而且出行,每天大概中国人有4.6亿次的出行,是在非常低效的情况下发生的。我们希望滴滴快的使命,就是解决这4.6亿次人,而且是在不断增长的速度,能够高效地出行,这是我们的使命。

  在这个使命面前,所有的所谓对失败的顾虑,所有的对自己个人成就表现的顾虑,都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也正是在这种想法的前提下,滴滴和快的才会放下了,放下的其实就是那种对一城一池的得失心或者是输赢心的执着,我们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我们背后的股东也都是非常支持我们的,他们也是看得多这家企业,这两个合在一起的企业的企业家精神,真的想把这件事情做好的精神。

  所以放下自我以后,这是放下自我的结果,我们年会上,这是程维,这是我,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突然之间变成这样。确实我也很感谢我的团队,我自己觉得这是帮我做了一个人性的更完整,真的能够放下一些不需要在意的东西,但这个可能真的要有信念,要有对你自己做事情的信念。我们现在每天都告诉自己团队,还是要放下,放下什么呢?放下以前成绩的包袱,心态完全归零,这是我们每天跟团队讲的事情,未来这个事情这么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必须要放下所有的包袱。

  第二个感受是召唤战神

  这是为什么呢?前两天看了一个,讲的是菲律宾的一个拳击选手,他是一个八个量级的世界级冠军,从15岁打到35岁,不久前在美国有一个大赛里面,他拿了1亿美金的奖金,应该是整个亚洲里面最赚钱的一个拳击手了。那其实看了他的故事,让我想到滴滴和快的,我们在过去的两年半到三年里面,PK了30个对手,一直在PK。今天的游戏规则又不一样了,并不是说打拳,并不是市场份额,今天的游戏规则对我们来讲就是迭代,这个词是我做了移动互联网以后最有深刻感受的,就是在产品层面、技术层面、运营层面、服务层面、市场层面等等的不停的迭代,这个迭代的概念就像人的新陈代谢是一样的,你只有新陈代谢越快,你才能够越快升华,越快地跟重量级的对手比赛。

  我自己觉得Sports woman ship,这个是什么定义呢?当你遇到竞争的时候,就会马上兴奋,当你遇到挫折以后,你会被激励,我觉得只要是想做商业的人,不管是自己创业也好,还是加入别人的公司也好,这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心里其实都是有战神的,只是等着你去互换它而已。所以我们在公司里做的一个重要的工作,我自己每天做的就是互换我心中的战神出来,因为我们确实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我们自己也需要马上把握好自己的优势资源去升华自己。

  可以看到,这是我们一个产品,因为我们服务很多出租车司机,我们为了让他们了解到哪边好接单,我们出出租车的热力图,比如在北京哪里是订单比较多的。像这个也是我们可以很骄傲地告诉大家,作为一个中国的出行方面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我们每天运行的数据,做的算法匹配的数字,是我们全球竞争对手在全球规模的数倍,为什么?很简单,因为第一这是中国,第二,我们确实有先发制人的优势这个数据量非常大,比方一下这是匹配的算法,就像一个人出门如果要去打车,有点像是移动打靶,打靶的人是在不停地动的,靶也不停地动,要在几秒内匹配打靶的人和靶,这也是匹配的算法的意思。我们在中国10秒钟可能要配10×10,10秒内要配1000×1000,难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在中国就因为我们有这么大投入,才能够承载这么大密度下的算法需求,尽管如此还是不够,所以我们在人才的迭代上,也是不停地,一方面提升自己内部的人才,一方面我们召唤全球的最顶尖的技术人才。今天全球最顶尖的技术人才也都愿意来中国,来挑战一下这个世界级的难题。

  像这个也是从我们的匹配上能够看到的,比如北京实时的交通路网和实时情况图,绿色的是通行的,红色的是不通行的,为什么这个有意义?这是非常大的数据积累,能够不停地调你的地图和导航,保证准确性。这是我们在产品上,在服务上希望能够提供的更细致化的东西,“为你而来”,主要是讲女性司机和女性乘客,很多女性乘客半夜回家的时候,可能不愿意坐一辆普通的专车,就专门找了一个女性的司机。这是一个真实的司机,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士,专门做专车的司机。在服务上,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服务不断进化、进化,尽管中间肯定是有不完美的,但是没关系,只要我们持续地努力。战斗力是什么?战斗力就是没日没夜不吃不喝天天想着一件事情,战斗力你觉得哪里不够好就在这个地方不断地去努力,这就是战斗力。滴滴和快的经过了两三年的洗礼,真的是很有战斗力的团队,我很为这个团队而骄傲。

  第三个感受是激发、激发、激发

  这是我来了企业以后,很多人问我你从高盛过来,因为我们是高盛直投,只有十几个人,你到这边来,现在我们公司将近4000人,管理跨度好像很大,你怎么看这个问题。我自己的感受是这样的,今天我们,起码我自己在这个行业,我们整个团队在的这个行业,是一个没有人做过的行业,没有人知道怎么做,没有人告诉你说来我告诉你这件事,你来做就能成功,没有人会告诉你。

  所以怎么办?只能是去激发你的团队,把这个问题交给他们,给他们以指引,但是就是不停地去inspire他们,跟他们讲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我们想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希望未来,比如我们天天在讲去达成一个共识,我们公司到底要做什么事情,就是要解决中国人出行难的事情,现在中国人吃好喝好但是出门是最痛苦的,我们希望有一个一站式的解决方案,出门如果想坐出租车的可以坐出租车,想叫特殊专车的可以叫特殊专车,还有地铁,我们会告诉你什么时候地铁过来比较方便,还有公交什么时候比较方便,未来还有很多交通工具会有。这个意义是在于中国的老百姓会觉得自己的生活质量有提高。

  这是我们的团队,我们当时在土耳其的时候,最右边的是我们的创始人陈伟,陈伟32岁,昨天刚刚过完生日,这是一个非常年轻、非常有活力的团队,我非常相信人的潜能是自己都不知道的,比如说我们公司用跨界人才用得非常好,我们公司有很多原来麦肯锡、贝恩资本、达摩、高盛有很多,现在都在不同的岗位工作,因为我们非常相信每个人都是有潜能的,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们把你放在那个岗位上,那个岗位会定义你,这是我们的相信,我们不去把一个人才定性说你这个人只能做这个,我们相信每个人的潜能,前提是要激发大家。这是我们在团队上的活动,这里面其实很多都是滴滴快的两边团队在一起。

  我们也相信,我们有这么一群人,能够带动起来,能够激发到我们的合作伙伴,也能够激发到我们的政府伙伴,其实我们昨天在上海刚刚宣布了一个跟上海市交委的战略性合作,这应该是专车的第一个突破性的进展,因为大家可能很多都了解专车,里面还是有这样那样的法律上的事情,法规上的一些风险,我们跟上海市交委签了这么一个战略性合作,他们也是认可滴滴和快的在这方面做的尝试的。

  所以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让大家感受一下我们这段时间里面做的事情。

  问答环节:

  嘉宾:柳总您好,您认为从专业投资者的角度,您最关注的创业项目的痛点是什么?

  柳青:创业项目我最关心的还是团队,就是这个团队和他想做一件什么事情,很多人问我当时来加入滴滴这个项目的时候,为什么想来,尤其是当初很多人都相信我们烧钱会不会把自己烧死了,什么时候有收入,什么时候有利润。我觉得追根溯源的东西是有社会价值的东西,一定有商业价值,有商业价值的东西一定是会给投资人带来回报的,就像我们来看BAT,阿里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人们改变了它的交易方式,百度也是改变了人们的搜索方式,腾讯是因为它改变了人们的交流方式,滴滴快的是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这件事情是足够有价值的。在看一个投资项目的时候,尤其是早期,早期没有别的可以看,我自己觉得一个是看团队,一个是看他做的事情能够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谢谢!

  嘉宾:柳青小姐你好,我刚才听你在讲高盛集团到滴滴打车,也应该算是跨界,我最感兴趣的是您在刚进入滴滴快的的时候,你面对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而你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态解决这件事情的?

  柳青:我觉得第一个月的时候,觉得比较迷茫,也比较焦虑,因为每个人自己在过去都是有过成绩的,不管成绩或大或小,你怎么能够把这个成绩完全忘掉,从零开始,不带一点包袱。我记得我当时有一个记者朋友,关系还蛮好的,说他们在行业里面打了一个赌,说柳青在这里面待不了半年就会走,所以我压力还是蛮大的。这是我在第一个月、第二个月要克服的心理门槛。除此之外后来我们还是很幸运的,我们确实有中国这个大市场,我们真的还是非常感恩的,中国有今天这样的市场,也有足够的技术储备、资源储备,我们相信中国一定能够诞生自己的非常了不起的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企业。

  主持人:滴滴和快的的创始人都是男性,你作为一个女性在面对这两个拍档的时候,有什么沟通方式可以让化学反应产生得更融洽、更温暖一点?

  柳青:他们两个人其实就像我刚才说的,是不打不相识。一个东北大汉很难喝酒,一个是江西人,两个人在一起喝了几顿酒以后就不需要我做太多的工作,他们就已经很好了。作为一个女性高管,有女性高管的特长,我觉得任何企业都要会用女性高管或者是女性员工也好,比如说在周到方面,比如说在平衡方面,其实原来有人跟我讲过说女性高管的企业,文化可能会平衡一点、平和一点,包容心会比较强一点,女性也会比较敏感一点,所以对团队的整个氛围,出了哪些问题可能会提早知道,提早知道团队的状况,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对管理人员来讲。